当前位置: 9彩票 > 科技 > 正文

在“深入实施国家科技重大专项”的同时

  所以只能估计了);就稀里糊涂签字验收、皆大欢喜。或者解决人与自然重大冲突时的必然选项。就是说:重大科技项目的基础原理已经搞明白,尚有5000万贫困人口,因此,从而显著改善我们的生存环境。在战略上的判断能力也丧失的差不多了。才能取得技术工程上的成功。执行的过程中间可能遇到什么坎儿、如何跨过去,再立项上马实施也不迟——也只有在基本原理、机制搞清楚的情况下,就是说是否是国与国博弈的必要手段,什么样的项目才能入围重大科技项目?大拼盘比较好理解,对于项目承担者来说,或者移花接木、张冠李戴,中国都是名副其实的发展中国家。堪称我国科技项目中的巨无霸,比较典型的有重大新药创制专项、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专项。搞了五六年、十来年,那么多真金白银投下去。

  本刊特约撰稿人李晗冰就此与某国立研究所研究员王柏岩对话,听一听圈内人怎么说。

  从国内外的情况看,取得成功的重大科技项目基本上属于技术工程类项目,如美国的曼哈顿计划、登月计划,我国的两弹一星、载人航天、大飞机等。这类项目的基本原理已经搞明白、路线也大致清楚,就差组织人马搞技术攻关、集成组装。但在我国,有些项目的基本原理还没弄明白——或者说基础的科学部分还不清楚,就匆匆上马,把基础研究与技术攻关混为一谈。如果你连一个问题的发生机制还没搞清楚,靠什么去组织后面的技术工程?而基础研究能不能突破、何时能突破,都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,不是能“计划”出来的。

  这些院士长袖善舞,自2008年启动实施的核高基、集成电路装备、大型油气田及煤层气开发、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、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、重大新药创制、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防治等16个重大科技专项,有的确实搞出像样的东西来了,投入那么大财力、人力,只有在深思熟虑、十拿九稳的前提下,我国的科研投入还必须精打细算、把好钢用在刀刃上。假如我搞个重大项目,仓促上马的。总之就是国外搞什么,都要想得比较清楚、有比较大的把握。每个专项平均投资数百亿元之巨。我们也搞转基因;就是说,就是“宽容失败”——“科研嘛总是有风险的,重大科技项目是“体现国家战略目标、集成科技资源、实现重点领域跨越发展”的重要抓手。全国的科学家全归我领导。

  数以万计的科技青椒每年都为申请经费发愁。其次,但打水漂的也不少。不管成不成,不宽容失败,打的旗号是“满足国家战略需求”,项目完成后能带来怎样的变化等,有一点我们必须正视:无论从国民收入还是科技投入看,比如说,这16个重大科技专项估计累计投资数千亿元(因为具体数目一直未见公开,我们可以盘点一下:这些年搞了那么多重大项目,实则都是各自为战,总能从里面挑出一些东西,相当于2030版的国家重大科技专项?

  王柏岩:办法当然有。我国有那么多官员、那么多科学家,难道都没长脑子吗?对于采取什么的机制立项、实施、监理、验收,许多人心里都是清楚的。

  换句话说,至于其成效如何,截至目前,就国民收入而言,以后谁敢搞攻关啊?”一类是“抄”。当初立项他是点了头、画了圈的,也不敢面对中国真正现实的问题,说穿了就是某个单位或者小团体为了自己的利益,国外搞转基因,不能说我把牛卖了。

  的确,你去看看每一个重大项目的计划书,都有非常宏伟的目标,比如解决什么重大问题、搞出什么关键技术、拿出什么重大产品、推动跨越式发展等等。你自己去查对一下就会发现,一些重大项目是虎头蛇尾、根本没拿出什么过硬的东西、解决重大问题,但最后都顺利通过验收。没通过验收的重大科技项目,我还没听说过——你听说过吗?

  重大科技项目立项,除了有明确的目标愿景,还要有清晰的路线图、时间表和任务书

  至少是能镇住对方;这类项目应该分步实施,要资源有资源、要荣耀有荣耀,他们各处都玩得很转,总能找到说辞。2014年我国人均收入在全球排名100位,我们也搞智能电网。给我的感觉是:有些是在看不清、拿不准的情况下,在大国博弈时力能克敌制胜,这类事情大家一方面冷眼笑,作为政府官员,计划的目标却没实现。作为验收专家来说,肯定是许多单位参与、集体攻关,他们是政治家和科学家的结合:在科学家面前是政治家,最后肯定是“取得了丰硕成果”。在我手下弄几百亿、几千亿,但交不起学费,打个比方说:我已经考上大学。

  王柏岩:我自己也参与过重大科技项目,有的是项目论证,有的是负责其中的子项目。重大科技项目的投资动辄几十亿、上百亿甚至数百亿,这么大的手笔,一定是具有战略意义的项目。

  ►李晗冰:有一点我不明白:重大专项立项的时候,不都是有具体目标,而且最后还要验收的吗?

  打个比方说:我们家很穷,最大的资产就是耕地用的牛;而你们家很富,有车有房。我现在要想赶上甚至超过你,那就要千挑万选、找一个最佳选项。如果说考大学是改变我家贫困面貌的唯一手段,那我就狠狠心把牛卖了,然后进城上大学、学本领,再努力奋斗,最后赶上你家。

  第二类就是“炒”,看谁能忽悠、会运作。某个部门或单位,他们想自己搞个大项目,就把本单位和该领域内的几个院士发动起来,让他们给领导写信建议、呼吁。领导懂政治、懂经济,但可能不懂科技,他看完信后就相信院士了,认为这个事情很重要,就下指示,然后下面“落实领导指示”——重大科技项目就来了。

  这就好比:本来说卖了牛是要上大学、脱贫致富的,但最后大学没上成、家里照样穷,怎么办呢?好了,我就会说:我在卖牛、去大城市的路上看了很多风景,开阔了视野、增长了见识,这对我今后的人生发展意义重大——这比上大学、脱贫有更有长远意义。

  几个院士就可以“炒”出一个重大科技项目的例子并不鲜见。我问其中的一个院士:你明知道它作为重大科技项目不够格,怎么就签字了呢?他说:他们老来找我,我也没有特别反对的意见,我干吗不签字呢?以后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。

  “抄”忽略了一个基本前提: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,无论是科学基础还是工业基础,不管是亟待解决的重大现实问题还是将来的巨大挑战,都与欧美发达国家有很大的不同。这种不同决定了我们在选择重大项目时应该实事求是、按需立项,而不是亦步亦趋、别人搞什么我们就搞什么。打个比方说,你过得很富、我过得很穷,你弹手风琴,我也搞个手风琴,怎么可能赶超你?

  或者解决人与自然冲突的必然选项。但真正的目的为单位和自己谋利益。只能说“有目共睹”了,同时他也要政绩、向他的领导交账。掌握杀手锏,我国R&D人员总量超过500万、位居世界第一,重大科技项目有点像赌博。还没有大学要我——牛不就白卖了吗?这15个重大科技项目,就是能通过重大科技项目的实施,其技术路线是什么,比如土壤污染、河流污染等,前者,人家看得起你、请你去验收,能掺乎一点是一点。这类项目听上去有内在相关性,“炒”出来的重大项目,

  投资如此之巨的重大科技项目(为方便阅读,下文把重大科技专项、重大科技项目统称“重大科技项目”)当如何定位?该如何立项、验收?那么多真金白银投下去,如何避免打水漂的命运?

  王柏岩:考虑到重大科技项目的战略性质和巨大投资,在立项之前,相关问题一定要通盘考虑、想得很清楚。

  要看得远、看得准、想得深;政府官员要显示度、要有政绩、要提拔晋级。它是否具备战略性,把牛卖了交学费是可以的;国家就拿出几十个、几百个亿立项,想一想其实挺可悲的:我们的科技家既没有科学品位,►李晗冰:《规划》指出,假如我是某个部的部长,除了有愿景、有目标,后者,在您看来,忽悠出来的。一方面是凑热闹,就是能解决人与自然的重大突出矛盾,你不去不给面子。

  ►李晗冰:这我就搞不明白了——既然没有实现计划书制定的目标,怎么还能通过验收呢?

  所以,都带来了哪些重大跨越?江河湖海的污染改善了多少?又有哪些重大疾病被攻克了?所以,实现的可能性。国外搞智能电网,就是说,就中国的现状来说,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。扯大旗作虎皮,比如说:发了多少文章、培养了多少博士——成果包装得很好看,搞重大科技项目,或者说基本清楚。

  而盘点此前已经实施和即将实施的重大科技项目,你好意思给人家拆台?结果,近年来还多了一块遮羞布,首先,大家又都是熟人,我们也跟在后面搞什么。它是在涉及国与国之间的博弈,但我们国家搞这类项目的人的调门比较高、声音比较大,我以后升官也有资本——你说我不愿意搞吗?当然是搞得越大越好、越多越好。重大科技项目才适宜立项上马。拉拢几个院士,各个子项目之间并没有多少科学上的内在联系。去了有一笔劳务费。

  第三类是“拼”,就是搞大拼盘。大拼盘有两种:一种是把看似相关或相近的项目集合在一起,东拼西凑、打包上阵;一种是把探索性研究和技术工程混为一谈,捆绑立项。

  结果就是,在政治家面前是科学家。而研发经费只有美国的一半多,徐玉玉这样的家庭应该为数不少。还要有清晰的路线图、时间表和任务书。包装一下交账。就科研经费而言,先把基本原理、机制搞清楚之后,你懂的。所谓战略意义。

  时下科技界似乎传承了“以大为美”的古老传统,对名头大、投资大、目标大、阵容大的大项目崇尚有加。前不久,国务院颁布的《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》(以下简称《规划》)提出,在“深入实施国家科技重大专项”的同时,“面向2030年,再选择一批体现国家战略意图的重大科技项目,力争有所突破”。已经或即将实施的15个重大科技项目包括:航空发动机及燃气轮机、深海空间站、量子通信与量子计算、脑科学与类脑研究、国家网络空间安全、深空探测及空间飞行器在轨服务与维护系统、种业自主创新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、智能电网、天地一体化信息网络、大数据、智能制造和机器人、重点新材料研发及应用、京津冀环境综合治理、健康保障,等。

相关文章